实名举报董事长1000万元行贿副省长后 举报人再曝料

  • A+
所属分类:体育赛事

三亚亚龙湾热带天堂森林公园。 借着电影《非诚勿扰》拍摄地之一的传播影响力,亚龙湾热带天堂森林公园已经成为海南耀眼的景区新星和旅游打卡地。

“举报人操竞东:“我的终极目的是希望有关部门(帮助)解决问题,这个事情才能正常。”

被举报人毛某某回复记者称,“现在我比较忙。”“我觉得没必要(接受)采(访)。”

9月20日,操竞东在他个人认证名“三亚操竞东”的微博上写下:“沉默是金。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沉默,寄情于山水,相忘于江湖。朋友们,我很好,我不失眠,也不失望,也不失联。”

操竞东是三亚亚龙湾云天热带森林公园有限公司创始人。

今年8月24日晚,现年55岁的操竞东在网上实名举报其公司第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毛某某个人行贿海南一位原常务副省长1000万元。此事经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继这次举报后,操竞东再次在网上公开毛某某巨额偷税逃税,还通过虚增项目骗贷的举报材料,使得事件进一步发酵。

三亚亚龙湾云天热带森林公园有限公司旗下的文旅项目——亚龙湾热带天堂森林公园,位于中国唯一的热带滨海城市——三亚市。该森林公园宣称斥资19亿元打造而成,系海南第一座滨海山地生态观光兼生态度假型景区,也是三亚市乃至海南省重要的文旅项目。企业内部的纷争转向网上公开举报,立即引起外界的好奇与注目。

如今,这起被社会广泛关注的网络举报事件进展如何?近期,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先后联系操竞东本人,以及被举报对象毛某某,并就相关网络举报内容采访了三亚市税务、公安等多部门。

━━━━

再次网络实名举报

“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部门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10月21日,当记者再次联系到三亚亚龙湾云天热带森林公园有限公司创始人操竞东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今年8月,操竞东通过自己认证的“三亚操竞东”微博账号,实名举报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毛某某行贿海南一位原常务副省长1000万元。经媒体报道后,操竞东因此成为“另类网红”。

操竞东最近的一次网络实名举报是在今年9月份。他举报称,“2014至2015年间,毛任法人和实际控制的海南新思路装饰工程公司,通过挂靠优尼特公司偷梁换柱,一次性偷逃税款2000多万元,成为当时海南偷逃税大案——优尼特偷税案。案发后,当地税务、公安曾立案调查。”

操竞东称,该案案值本金和滞纳金,已达5000万元左右,据说后来相关部门又启动了调查,但至今无果,“毛某某偷逃税的手段,就是利用自己控制的多家公司倒账洗钱逃税,通过虚构项目,虚增工程量等手段,左口袋倒右口袋,利用国家税收监管漏洞,达到洗钱逃税目的。”

操竞东还举报称,今年毛某某虚构公园投资项目,骗取中国工商银行三亚分行新增贷款约1.35亿元,2月底先到位贷款4000万元,用老套路虚构工程项目,经多家毛某某自己控制的公司将钱洗出来,拟挪至其浙江安吉项目使用时被举报骗贷,三亚工行立即止损抽贷。随后,毛某某隐瞒工行抽贷实情,骗取中国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续贷和新增贷款共约5亿元。

━━━━

逃税案5年前移交警方侦办

9月4日,海南省税务局第三稽查局有关负责人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证实,他们之前确实对优尼特公司偷逃税款一事进行了查处,并于2015年6月移交给了三亚市公安局侦办。但对于该案的相关细节,这位负责人称不便透露,建议记者向三亚警方了解。

9月9日,按照三亚市公安局的要求,记者向该局政治部新闻中心发送了采访函。9月11日,三亚市公安局政治部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回复称,经请示局领导,鉴于案件目前尚在办理中,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9月21日,就操竞东微博举报的毛某某骗贷一事,记者联系了中国工商银行海南分行相关负责人,其表示,鉴于三亚分行核实,该行发放给三亚亚龙湾云天热带森林公园有限公司的贷款已经全部收回,目前与该公司无信贷关系。

记者同时将相关问题也发送给了中国民生银行海南分行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时尚未获得答复。

记者就操竞东网上实名举报一事,也联系上了当事人毛某某,但其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现在我比较忙。”就在记者说明采访事宜后,毛某某很干脆地回复称,“我觉得没必要(接受)采(访)。”

━━━━

对话当事人:我连公司都进不去

记者:你自今年8月份在网上实名举报公司法定代表人毛某某后,目前事情有什么进展?

操竞东:进展这个可能你要去向有关部门了解和核实。比如像偷税漏税的事情,我也直接去三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送过材料,他们也安排做过笔录,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结论。这个案件早年是有结论的,一直因为某方面的原因将案件压了下来,没有往下进展。

现在重启这个案件,其实事情并不复杂,现在没有一个结果,我也只能是等啦。

记者:你除了通过网络实名公开举报外,是否还通过其他渠道进行反映?比如向有关部门递交相关材料。

操竞东:我向有关部门递交过书面举报材料,但事情不是我个人所能左右。举报的事情,以书面材料递交了,他们(三亚公安机关)回访过我,说会按照程序去处理。我想他们是不是在(走)程序当中呢?我也不能过多去问他们,是吧。

记者:你举报毛某某偷逃税款的事,是发生在2014年至2015年之间,为何这个时候才想起举报?

操竞东:那个时候我也算公司内部的人,在没有妨碍到我个人太多那个(利益)的情况下,我也不去说他。作为个体去说不说,对我个人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今年在企业内部一直存在管理上的问题,长时间累积,一直不能解决,所以我认为管理(上存在的问题)跟这些所有的问题有关系。他行贿呀,偷漏税等等,如果这些案件都不能解决,都不能突破,所有的问题都不能解决,所以到今年,也算一个爆发点,我认为把这个盖子揭开,要解决问题。如果不解决问题,这个企业也没法合作下去。

记者:目前公司及项目的经营情况怎么样?

操竞东:目前的经营状况是正常的,只是说它的管理不正常,明明是赚了钱,他说没有赚钱,(比如)明明说是挣了5000万(元),但账上只说挣了1000万(元)。

项目是挣钱的,经营也正常,(作为)股东我没有分到应该分到的钱,地方政府也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利益,这个问题我也不愿意公开去说他。跟政府有协议,政府有25%的股份进来,但七八年过去了,他(政府)不进来,无形中每年给国有资产造成损失,每年大概是2000万(元)到3000万(元),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我也跟政府去反映过,当面去说过,也送过材料。

记者:你在第一次网络举报后,说要在网上公开更多的证据材料,后来有基于什么原因没有公开?

操竞东:这个就不好说了,(不公开更多的证据)不是我跟他有什么交易,也不是有什么条件,我觉得还是给他们一些空间,让他们不要太为难,让他们太难堪,做事情不要做得太绝。

记者:相关举报后对你生活与工作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操竞东:给我工作上带来的影响嘛,就是他已经免了我的职,连公司我都不能进去。我自己的项目,我自己投资的一个公司,我不能进到公司,我不能查账,也不能看账。

还有其他一些方面,我在公司里面相关的人,跟我没有利益关系的,他认为他们跟我好,站队站到我这边,全部给清除掉,清除异己。我们没有享受到公司的权利和义务,我现在处于失业的状态了。去公司保安把我拦住,跟保安吵闹也没有什么意思,我的终极目的是希望有关部门(帮助)解决问题,这个事情才能正常。

(原标题:追踪:实名举报董事长行贿副省长后,举报人再曝料)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