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潇专栏|马术不仅是一门艺术 更是一门学问

  • A+
所属分类:篮球公园

今年年初,俱乐部托马修教练在法国订购了一批温血马。它们完成了30天的隔离检疫后,终于在6月初平安来到了南京金陵马汇。这样一群大可爱们的到来,一下就点燃了不少会员的热情,纷纷踊跃地想要尝试。我也不例外。而在这一众宝马良驹中,兰伯特是我觉得最有趣的一位,与它磨合的过程也让我收获了很多。

第一次尝试

“Easy ride. Jump 120cm.”

那天骑兰伯特之前,老爸把和马修的一串消息记录转给了我。里面有几个视频,和这样一小行字。我扫了一眼,简单地过了一遍视频,便自信地上了马。当时心想,既然easy ride那肯定相当好骑吧,可是我美好的预期似乎并不是现实。当我慢步了一会儿准备进入工作状态时,我发现兰伯特的平地表现并不出色,有点僵硬,而且还挺冲,一副咬着衔铁扯着缰绳往前冲的架势。对这一切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我,很快就进入了和马嘴“打架”的状态,没多大功夫胳膊就酸了。当时我就很纳闷,说好的easy ride呢?

接下来开始试跳障碍。兰伯特的障碍感觉倒是不错,起跳挺轻盈的。但是它在空中的弧线有点平,且落地之后很冲。而且还有一点特殊的,我在空中跟身时给手的幅度需要相当大,不然很容易扯到马嘴。但是如果我给手的幅度大了,落地之后我又担心重心不能很快回来,没法及时控住它,这好像有点矛盾。总之,第一次试骑后我是带着一肚子困惑的。可是,内心又油然而生了另一种夹杂着一丝不甘和一丝好奇心的念头。我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兰伯特骑好。

做功课

那天晚上,我和我爸进入了“研讨”模式。我们再次调出所有能够找到的关于兰伯特的视频。然后,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地看,各种倍速地看。

起初,我是有点难以置信的,无论是骑手还是马主,视频里的兰伯特在平地和障碍上都表现出一种很轻松的状态(至少相比于我骑的时候)。但是接下来,经过一番仔细的比较,我们发现他们的骑法有一个很大的共性——都是短缰+全程轻骑座。何为短缰,他们手握缰绳的位置几乎都是能贴到马脖子的;何为轻骑座,无论是接近障碍,还是落地以后,骑手都带着前倾,臀部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马鞍。

一直以来,我的习惯是轻骑座和常规骑座结合,长线上会用轻骑座让马的背部放松活动,接近障碍时会习惯性地重心回来,稍稍给马一些骑座上的压力。结合骑手的视频,我回忆了我自己当天试骑的感受。好像确实障碍前我给马背压力的时候,正是它开始冲的时候,也许是兰伯特的背部比较敏感的原因吧。正因如此,全程轻骑座才是最适合它的骑法。

那短缰的意义呢?经过仔细的思考,我觉得可能有三点。首先,短缰是和轻骑座是分不开的。当上身微微前倾的时候,手的位置自然更靠前。为了保持缰绳的弹性,那么自然需要收短缰绳。其次,短缰有助于更精细的控制。来自马嘴的反应可以更快地传导到骑手的手上,骑手手部的指令也可以更快地传递到马嘴。最后,持短缰的时候手可以更贴近马脖子。由于兰伯特跳跃动作的独特性(它的腰背向上的发力不是很明显,弧线较平,很多时候需要通过脖子的伸展来借力和保持平衡),骑手跟身给手的幅度很关键,既不能给多(空中缰绳松掉,马可能失去平衡),也不能给少(扯到马嘴)。手贴在马脖子上可以更好地感知它脖子的伸展和律动,从而便于找到那个最恰当的幅度。带着这样的思考,再去一遍遍地看那些视频,我感觉好像一切都说得通了。

调整&再尝试

任何理论都需要在实践中加以验证。第二天,我带着新的思路再去骑兰伯特,发现果然有了明显的改观。平地上,轻骑座+短缰的时候,它节奏稳定,不但不冲,有时甚至会有点小懒。进障碍的时候,起初我还是没有完全摆脱我原来的骑法,一接近障碍就不由自主地给马背压力,然后往前冲。但是有几次,当我接近障碍时,我刻意地提醒自己不要坐回去、不要坐回去、不要坐回去,而是保持前倾短缰,然后用缰绳点式地提醒马嘴,好像是在告诉他“要注意哦,前面是障碍,不要冲哦”,然后再配上“哦哦——”的一点口令。那几次的跳跃格外轻松,落地后也没有很冲,就有点儿视频里骑手的感觉了。随着调整的初见成效,我也有了继续尝试和练习的底气。

第一次比赛

时间推到7月上旬,江苏省青少年马术锦标赛和长三角联赛相继在海澜飞马水城举办,兰伯特比赛任务艰巨。虽然只参加长三角联赛,但是我也提前了几天早早地来到了海澜,想看看兰伯特搭档俱乐部的小骑手在锦标赛中的状态。

可是,眼看着兰伯特在两轮比赛中分别以退赛和二十罚分的成绩收场,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方面,我特别理解两位小骑手,兰伯特来到俱乐部的时间才短短二十天,与他们磨合的时间非常之短。所以他们并不是很了解这匹马的特殊性,自然很难拿到满意的成绩。另一方面,我替兰伯特感到十分的惋惜。一匹如此勇敢、主动、有能力的好马,没有被展现出它最好的那一面,没有取得与之能力相匹配的成绩。再过两天就到我了,我能不能带来些不一样的东西呢?

送走了比完锦标赛的小骑手们,我带着一种“为兰伯特正名”的使命感,开启了我的备赛。我充分利用比赛前的两天时间,找回我和兰伯特的那种默契。平地训练中,我要求它做了一些腰内的练习,因为我知道它的腰部有些僵硬。障碍训练中,我不断地用“短缰轻骑座”的五字要诀提醒自己。起初我能明显地感受到,经历了两天的锦标赛,兰伯特跳障碍的节奏已经变得比之前冲了。于是,我刻意地在训练中和它磨一磨性子。每一道障碍跳过去后,都在直线上将它拉停。如果它冲的话,就在拉停之后,再后退几步。如果它都配合,我就轻拍拍它的脖子以示鼓励。一直这样重复,直到它过了障碍之后能稳定节奏不冲了,我就接着跑步,继续再跳一道。慢慢地,那种和兰伯特之间独有的默契又一点一点地找了回来。

终于,真正的考验来了。比赛当天,在热身场的我心情其实还挺放松的。因为我知道,兰伯特这个敏感的家伙肯定更紧张,我要做的是“哄”着它。热身试跳的时候,我还是用老办法,过障碍后拉停后退两步,直到它过了障碍后,想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前冲而是等我的指令为止。进了赛场,我一边带它放松地慢步绕着障碍走了一会儿,一边又默念了一遍早已了然于心的路线,然后发起跑步开始比赛的进程。

最终,由于我在第一杆时有些过于放松以及进障碍的角度问题导致的打杆失误,我和兰伯特没能进入第二赛段。但是第一赛段的其余障碍,我都以平稳流畅的节奏依次顺利跳完。第一次和兰伯特搭档参赛,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已经相当满意了。

回到南京恢复训练后,我继续在一次次地尝试中更进一步地了解兰伯特这匹马,以及最合适它的骑法。比如前段时间,在和兰伯特做小回转的练习中我发现,对于它这样一匹腰部不那么灵活柔软的马,在小回转时带一些向外侧的曲挠,并多用外方腿,可以刺激它的腰部发力,使前、后肢的发力变得整体。否则,很容易出现前肢拐过弯了但后肢甩出去的尴尬状况。

这篇文章酝酿了很久,一直没有发出来。因为每当我想给文章结尾的时候,好像又总能在训练中有一些新的收获,然后又总是想把它们记录下来。上个礼拜,兰伯特也终于在俱乐部遇到了新的伯乐,成为了一位小会员人生中的第一匹马。虽然之后很难再有和它并肩作战的机会了,但是和兰伯特的这段不长不短的磨合期,让我寻找到了马术的另一重乐趣。每匹马都有它的独特性。在一次次尝试和思考中去探索这些独特性,去把握一个个恰到好处的“度”,是一种非常奢侈的精神和身体上的享受与锻炼。我想,骑了这么几年马,我现在才开始对“马术不仅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学问”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作者介绍:

肖潇,19岁,马术爱好者,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本科在读生。2014年开始学习马术,现为中国马术协会中一级场地障碍骑手,法国马术协会GALOP-7级骑手。

曾获得2019年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115cm级别亚军,2019年青岛(莱西)世界休闲体育大会马术邀请赛120cm级别季军,2019年上海青少年马术公开赛110cm级别亚军,2019年南京马术公开赛115cm级别青少组亚军,2018年FEI城市菁英巡回赛江苏站105cm级别青少组亚军......曾作为中国代表队一员参加2018法国马术公开赛(Generali Open de France)世界俱乐部邀请赛,以及作为江苏社会俱乐部代表队甲组的一员参加2019年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马术场地障碍赛。

本文为搜狐马术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