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封的“盟主” 一个外卖小哥的新年和心里话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原标题:Qing听|自封的“盟主” 一个外卖小哥的新年和心里话

北京头条客户端 2021-02-13 12:24

春节前,赵磊越发的忙碌,一个小时接了五个电话,有人跟他说站点扣了10%的工资问怎么办?有的问他哪里能修电动车?还有的来电话问,今年春节还组织不组织外卖骑手的聚会了?

从自封为“外卖骑士联盟盟主”后,赵磊创建了一个外卖小哥微信群,本意是骑手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的互帮互助。没想到一年下来,入群的骑手越来越多,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已经有十二个微信群,他播放自拍视频的抖音和快手账号也有了15万的骑手粉丝。

尽管认识的骑手如此之多,但这个留京过年的春节,赵磊恐怕仍旧要孤独的度过。

骑士联盟发展迅速 但仍觉得没脸回家

今年的春节,其实是赵磊第六个不回家的春节。他说自己这么多年都不回贵州老家,主要原因还是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欠的一屁股债没还清,没脸回家”。

赵磊20岁就来北京给饭馆打工,主要负责送外卖。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外卖平台,他的工作就是给饭馆周围的用户送餐,因此他也算是外卖员“鼻祖”。

过了几年,赵磊在老板和客人的鼓励下自己开了个小饭馆,那时候正赶上手机外卖软件的风口,平台给饭馆大量补贴,赵磊饭馆的生意红火,他就想要赚更多的钱,于是又投资和别人开了个小旅馆。却没想到因为证照不全,小旅馆被查封,自己还被拘留处理。

平台补贴餐饮的风口一过,小饭馆的生意不好做了。有一次,一个饭馆的食客和服务员发生纠纷大打出手,赵磊也卷入其中,因为这次斗殴,赵磊又再次被拘留。这次拘留过后,赵磊发现生意赔的越来越厉害,欠了一屁股债的他只能回到自己的老本行——送外卖。

2018年冬天,刚回归外卖工作不久的赵磊发生了车祸,对方司机人不错,给他掏了住院费。当时为了不让家里的父母担心他也没有通知家人,一个人在医院里,大城市打工的孤独感油然而生。他越发觉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需要有更多的朋友才能够生存下去。

后来,平台把订单价格一降再降,很多同事都在工作群里抱怨,站点领导就把他们踢出了工作群。同事们就聚在一起又建了个微信群,平时热心活跃的赵磊成了群主,大家都觉得应该有一个互帮互助乃至倾诉吐槽的地方,于是他就以这个微信群为基础,建了个“骑士联盟”,自封“盟主”。

为了能够让更多的骑手“抱团取暖”,赵磊打印了一批微信二维码,贴在电动车配送箱的后面,这些群友就成了移动的“宣传牌”,“骑士联盟”的成员数量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如今,“骑士联盟”已经有十余个微信群,大约有4000多名骑手。

除了微信群之外,赵磊还在抖音和快手上有大约15万的粉丝。最近这一年多来,赵磊一边送外卖,一边拍摄短视频,然后发到抖音和快手上。短视频的内容有的是真实记录自己送外卖的经历,有的是帮助骑手同行解决疑难问题,有的是替整个骑手行业发声呼吁。

随着“骑士联盟”的发展和短视频的传播,赵磊也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最近一年来赵磊接受了很多次采访,他成了外卖骑手里不大不小的“名人”。

但即便这样,赵磊仍旧觉得自己“混的不好”,没脸回老家去见父母和乡亲。

“盟主的称号是我自封的,媒体采访出名了也是虚名,最关键的是,欠的钱还没有还上,你说我混的好吗?”赵磊说,前不久一家自媒体采访他,在报道中写他“手下有4000多骑手”,这让赵磊很生气:“都是外卖员的同行同事,在群里也是互相帮助的角色,怎么能说是手下。再说,要是有关部门以为我这是个什么组织,我怎么受得了?”

所以,对于联盟的发展和盟主的身份,赵磊其实很冷静,他倒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就是帮大家做点事,帮大家发发声。

有人质疑赵磊“盟主”的身份,赵磊也一笑了之的回应道:就是个微信名,不代表任何意义,图个好玩而已。为此,赵磊还找来了假发套、斗笠和兵器,跟朋友一起找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拍了一组古代“侠客”的照片,用于自己的微信头像。

虽然“骑士联盟”的成员不少,媒体报道也不少,但一年来平台也没有因此而找过赵磊。对此,赵磊一直有个想法,他希望有一天能作为骑手代表跟平台好好沟通一次,将骑手们的诉求反映给平台领导,最好是直接跟美团王兴对话。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离这个目标还差得远。

频繁接受采访为同行发声 感受到了社会的支持理解

有了“骑士联盟”后,群里的骑手确实有了一些归属感。骑手们有时候会发泄一下对平台的不满,有时候会吐槽一下遇到的奇葩商家或者顾客,有时候会开几句玩笑逗个闷子,更多的时候是相互提醒:哪里能做核酸检测?哪里发生了交通事故需要绕行?哪位骑手摔伤了需要有人帮忙送订单……

2020年1月,北京青年报第一个报道了“骑士联盟”群体,赵磊第一次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在此后的一年里,这个群体被诸多媒体报道。赵磊见到的记者也越来越多,他并不避讳媒体的镜头,有人觉得他是想炒作自己,但他自己心里清楚,每次媒体报道后给外卖员们所带来的帮助有多大。

2020年1月北京某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看到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后找到了赵磊,从他口中详细的了解了外卖小哥们的生存现状。后来该机构为外卖小哥进行了法律知识的普及,让这些城市的现代工人知道如何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报道刷屏了网络,虽然该文并没有采访赵磊,但在那段时间,其他媒体纷纷找到赵磊这个“盟主”做延伸报道,他不断接受采访,讲述外卖骑手与平台系统之间的困局,为骑手同行们发声,希望平台改进系统对骑手的压力。正是在这些媒体的呼吁中,平台给骑手延长了送餐时间。

在这一系列与平台系统的抗争中,赵磊觉得自己只是做了本分的事情——替自己和同行们发声。但他并不满足目前的改变,他认为无论是美团延长的8分钟还是饿了么延长的5分钟,其实这个时间并不属于平台,而是来自顾客。在这一年来外卖骑手的工作被社会关注,平台将系统与骑手之间的矛盾转嫁到了顾客与骑手身上,而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赵磊始终认为,骑手赶时间的压力,并不是顾客带来的,但在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骑手生态的这一年里,顾客能够更好的跟骑手将心比心,他也体会到了这种来自社会的温暖。

有一次,赵磊拎着外卖爬楼梯送餐,前面几个行人看到他,主动给他让路通行。这其实是赵磊最后一个订单,他并不着急,不过看到行人让路,他还是心领好意的快走了几步。

后来想起这件事,赵磊也觉得好笑。他一直认为,社会对外卖员的关注和理解是好事,但也不要变成怜悯,大家只是一个平等的关系。

尽自己所能帮同行解决问题 但“骑士之家”无奈取消

随着接受的采访越来越多,赵磊接触的媒体记者和律师也多了起来,他深刻地意识到外卖员这个群体最需要提高的还是法律知识和对社会的认知能力。一些外卖员因为工资或工作问题和站点产生纠纷,赵磊会给他们出谋划策,第一句话都是“要冷静”。曾经两次被拘留的他现在开始意识到,对于城市打工者来说,能够保护自己的最有利的武器就是法律,极端行为往往得不偿失。

“其实很多事情的处理是有方法的,可能也是我碰到的事情多了,有了些经验,所以也想把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跟大家说,希望能有帮助。”赵磊说,比如有站点拖欠或者卡扣工资的问题,他就建议同行去平台总部反应,虽然平台总部和站点不是上下级关系,但有合作关系在,站点为了以后能够跟平台更好的合作,解决态度往往会好很多。

随着微信好友和视频粉丝的增多,赵磊也开始兼职为骑手们提供一些便利。他帮骑手们联系卖电动车的厂家,联系电池租赁厂家,他承认会从中赚取一部分收入,但这都是来自商家而非骑手本身。“通过我买的电动车或者电池都是厂家原价,我只是介绍渠道,不赚同行的钱。”他说。

一些微信好友或者视频粉丝在网络上认识了赵磊,他们也想到北京送外卖,于是慕名来京找他,希望赵磊能把他们领进这个圈子。慢慢的赵磊在十里河租住的地方周围就聚集了一些外卖员。有一些刚来北京的外卖员没有地方住,赵磊就把自己的住处腾出两张床来给他们周转。

有一次,一个想来做外卖员的来京者因为暂时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便露宿街头,结果被救助站当做流浪乞讨人员送回了老家。赵磊知道这件事后便在网上声称,以后凡是来北京想入行做外卖员的兄弟,如果到北京后暂时没有找到住处,可以免费在他的住处住三天,以供其有时间找房子。

不过,这个公益项目没多久就被片区民警叫停,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多,社区有防疫和治安的压力,这个简朴的“骑士之家”从今年10月份开始算来只存在了两个多月。

运行“骑士之家”这两个月,有的骑手同行来这里临时住宿,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提出只放行李自己去大街上住,大部分骑手也都是临时住三五天就找房子搬走,但也有人长期赖在这里反而不着急找房子。对于这样“不自觉”的骑手,赵磊也会直言不讳的下“逐客令”,让他给后来的兄弟腾床铺。这些都让赵磊觉得心累,所以他也很配合社区的要求,停掉了“骑士之家”。

本想聚会但怕大家想家而取消 除夕当晚和室友在租住地过年

现在,这个“骑士之家”只有赵磊和一个室友一起租住。“家”里非常简单,十平米的房子,门口堆着两人送餐时穿的厚棉鞋和护膝、护手,屋里除了一个小冰箱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电器。临近过年了,房间里甚至没有贴上一个“福”字。

“据我的观察,今年有大约60%的外卖小哥会留在北京过年,这也算是响应国家的号召,但实话实说,其实大家更是担心防疫政策有变化,怕过完年回北京麻烦,毕竟过年就这么几天,耽误了工作赚不到钱,得不偿失。”赵磊说。

由于已经几年没有回家,赵磊倒也习惯了在北京一个人过年。不过,说起老家过年的热闹劲,他还是眼睛发亮,眉飞色舞。“我们家这边是汉族,相对来说没有周边的少数民族过节的民俗多,但各个村子会在春节期间组织篮球比赛,打的特别激烈,全村的人都来看。”

过去这一年里,赵磊也利用自己在网络上的“影响力”为骑手们谋一些福利,比如组织大家免费聚餐、聚会,最多的时候能有上百人参加。但赵磊自己却说其实他不喜欢热闹,只不过还是想为大家办点事情,让在北京打工的外卖小哥们相互之间认识更多的朋友。

这次春节很多外卖小哥不回家过年,赵磊在防疫政策许可的情况下,又组织外卖小哥去洗浴城桑拿游泳泡温泉,不过可能由于AA制费用有些小贵,截至目前响应者寥寥。

本来,赵磊还想在年除夕当晚组织一次聚餐,考虑到防疫政策,聚餐规模一再缩减,最后他给取消了,变成另改时间。究其原因,赵磊说:“主要是除夕当晚在京的骑手们都要和家里人打电话或者视频通话,每个人都有很多想跟家人说的话,这个时候聚餐吃饭也吃不好。而且如果有兄弟想家了,情绪互相感染,反而弄得气氛凝重,大过年的,还是图个开心好。”

至于赵磊自己,除夕当天他打算就在租住地和室友一起过年,简简单单弄两个小菜喝点小酒,然后给远在贵州的父母和妹妹打个电话拜年问候,剩下的时间就再拍一拍自己过年的视频,发点新年感言,剪辑后发到抖音和快手上,算是给外卖江湖的兄弟们拜个年:愿所有外卖跑腿骑手兄弟,心之所想,梦之所及!

实习生 桑旦白姆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张子渊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