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专家:减排是全球性目标 应避免引发的不平等

  • A+
所属分类:桌球竞技

自今年初以来,绿色复苏成为了各国推进疫后复苏的主题。

在以“后疫情时代:全球治理与国际合作”为主题的国际金融论坛(IFF)上,中欧碳定价成为圆桌会议的一大议题。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认为,中国在碳定价或者碳相关的政策中是不断趋严的,碳交易可能在未来碳达峰和碳中和当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发达国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支持,但是多年以来,以欧盟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并没有真正落实这样的行为。欧洲碳定价行动小组主席、法国前财政部长阿尔方戴利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的确,欧盟对此的承诺未实现。碳减排是全球性的目标,应避免因此引发的不平等问题。

难点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简称“全国碳市场”)启动步入倒计时。王毅认为,碳定价是目前推进碳交易市场的难点。“因为碳交易市场本身并不完全是一个自由市场的机制,具有一定的人为因素。无论在总量的设定上,还是减排的速率和方向上,都需要人为来确定成本。”他称。

目前,欧洲气候交易所是目前全球交易规模最大的碳交易所,2020年的碳交易成交额占全球交易所成交金额的88%。

摩根士丹利全球副主席、意大利前经济部长西尼斯卡尔科认为,在碳定价机制设计的问题上,稳定性是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因为在企业减排的过程中,可能会受到不同经济活动和投资活动的影响。以稳定的碳定价为基准,将加大各方对减排的投资意愿。此外,碳定价必须与收入的回收机制相结合,比如用税收的方式。

法国碳定价委员会主席奎内则认为,对绿色投资和创新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碳定价的问题,而是碳交易市场的范围问题。首先,在空间范围内,全球各国的碳配额定价不均,魁北克、加州等地的碳配额价格低于欧洲。其次,在行业范围内,并非所有的行业都加入到减排范围内。

奎内称,在社会范畴内,要考虑如何使碳交易获得在企业获得更高的接受度。碳定价是一个中心化的拍卖形式,需要考虑以此引起的重新分配所带来的影响。

各国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尽相同

对于节能减排,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因工业化进程不同,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尽相同。

国际金融论坛(IFF)大会主席周小川此前曾撰文表示,如果欧洲要征收碳边境税,应该要求发达国家把征收边境调节税的收入用于购买发展中国家出口的负值碳配额,以支持发展中国家或者具体出口国的减排。

西尼斯卡尔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盟推进碳关税政策,会对全球其他国家带来一定影响,如影响税率差异,同时也会影响大宗商品的价格。不过,他认为,推进碳关税,欧盟还没有等到一个成熟的时机,从近期来看这可能不会成为一个现实。

阿尔方戴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减排问题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对一定程度差异,疫情使得此种差异愈发显著。“的确,欧盟有很多的承诺无法达成,但我们的确有此义务帮助发展中国家来达成减排目标。”他称。

但是,阿尔方戴利也称,在全球变暖的问题上,全球最贫穷的国家,比如非洲、南美洲等,受影响最大,“虽然发达国家也在受到伤害,但受损程度可能轻得多”。

有鉴于此,阿尔方戴利认为,在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上,需要建立充分、有效的机制,使得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获得更大的益处。他认为,碳交易的时候是一个工具,但当其涉及到当前贸易关系、政治环境的时候,可能会异常困难。碳减排是全球性的目标,需要避免产生一个因此进一步的激化不平等的机制。

(原标题:欧洲专家:减排是全球性目标,应避免因此引发的不平等)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