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平台上撸茅台党被割韭菜,上千人损失惨重高达2亿,还有人源源不断涌入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撸茅台党被割韭菜,上千人损失惨重高达2亿,还有人源源不断涌入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在天津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的陈立,有着近10年的销售经验,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栽在抢茅台的路上,3万元辛苦钱全打了水漂。

陈立被割韭菜的起因是想买茅台送人。2020年11月,他打算买茅台送给多次帮自己的老同学,经朋友推荐,他花费1.6万元在有赞精选平台“最美黔运”店铺上,购买了1.6万积分。根据店铺规则,积分可兑换一份价值14888积分或14188积分的“茅台+特产”套餐,其中包括6瓶500ml飞天茅台酒,以及遵义特级红茶、香米等特产。

购买之前,陈立丝毫没有犹豫,六瓶飞天茅台按照当前市场可购价3000元计算就值1.8万元,还能得到一堆特产,他觉得很划算,况且他的朋友还成功收到货。然而,购买好积分后,陈立抢了几次套餐兑换机会都没能成功,虽然有点担心,但他找了一堆理由安慰自己,没想过这是一场骗局。

陈立透露,积分兑换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每天下午5点和晚上10点定时抢购套餐;另一种是购买积分30天后直接申请预约套餐。最美黔运对其竞争优势的表述总结起来是,不同于天猫、京东等平台一瓶茅台有几十万人争抢,在他们平台上,消费者只需购买对应积分,就一定可以兑换茅台套餐,两种兑换形式的差别仅仅是先抢到还是后抢到的问题。

不过,在每天定闹钟准时抢购,抢了几次全部失败后,陈立不得不放弃第一种形式,耐心等待着第二种形式中可以预约茅台日期的到来。

“我根本抢不到,问客服,他们说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如果一直抢不到,一个月后可以直接预约购买。”陈立告诉AI财经社,他想着这是扶贫套餐,又有有赞担保,肯定不会有问题。

12月12日,陈立成功兑换到一份“茅台+特产”套餐,这让他彻底放心了,次日再次购买1.4万积分,两次加起来共花费3万元以及120元邮费。让陈立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漫长等待后,他不但没能等来飞天茅台,反而收到店铺跑路的噩耗,成为上千受害者中的一员。

不好的迹象来自元旦期间最美黔运因放假暂停运营。然而,到了预定的恢复运营时间1月2日,其商城页面却仍然显示“暂停接单”,公司客服也联系不上。

据另一位受害者介绍,事发后,曾有买家联系到该公司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老板联系不上”。这之后,众多受害人组建微信群,抱团维权。

赵齐就是其中一员,开公司的他因商务招待需要,计划买茅台。最初看到有赞平台上最美黔运“茅台+特产”的套餐,他比较心动,并于2020年12月14日下了第一单,其后又多次加码,期间一共下单18次,加起来涉及资金近27万元。

另一名受害者孙吉踏上被割韭菜的抢茅台道路实属偶然。2020年夏天,孙吉在一个群里看到,有赞上的最美黔运在做扶贫项目,买茅台送特产。最开始他不相信,观望了一段时间,有不少人在群里发图,说是真的。“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下了一单,等了半个月左右,果真收到了货。”

那是2020年5月21日,孙吉下了第一单,6月3日就收到了货。这坚定了他撸羊毛的决心,后来断断续续买了好几次,都收到了货。12月下旬,他想着“多买一些,过年送礼,能省不少钱”,花28万多买了19个套餐。

悲剧自此以后发生,孙吉告诉AI财经社,没想到他最后一个订单下单三天后,最美黔运突然爆雷,孙吉超28万元资金瞬间打了水漂,他自己和其他受害者一样,不得不踏上艰难维权之路。据他透露,截至目前,相关受害者已有上千人,涉及金额在2亿元左右。一些人甚至跑到最美黔运的公司维权,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平台方有赞该不该担责?

说起被割韭菜的心酸事,几位受害者不约而同指向有赞,因为相信这个平台,最终却陷入奔波维权的境地。

据赵齐透露,消费者在购买积分商品时,订单页面会显示“有赞提供资金担保,确认收货后才付给商家”的提示语,正是出于对有赞的信任,他们在购买最美黔运商品时并没有过多怀疑。“说白了就是你每一笔钱都会经过有赞,我们是信任有赞,要不然不可能买这么多,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但最美黔运的套路显然令人防不胜防,充分利用了有赞的“漏洞”。在这家公司搭建的游戏规则中,消费者为兑换茅台而购买的积分,并非实体商品,但积分也要确认收货后才会到账,之后才能用于兑换茅台酒。这意味着,消费者在抢茅台之前,确认收货的环节已经完成。至于有赞的资金担保流程是否已经完成,消费者难以判断。

“当时买那么多,是因为相信有赞是大公司,又有担保赔付,才这么放心,谁知道它后来不认账,我们现在只能起诉它。”谈起这次经历,孙吉很是气愤。他认为作为平台方的有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发后,因卖方最美黔运失联,赵齐找到“提供资金担保”的有赞,咨询退款相关事宜,却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最开始咨询退款事宜时,平台客服说能退。多次确认后,我们申请了退款,不料有赞口风突然改了,不仅不退,还修改了规则条款。我们有人去现场跟有赞沟通,上午还承诺解决,下午就说那是临时工客服承诺的,不认了。”赵齐告诉AI财经社。

孙吉发给AI财经社的截图显示,1月5日他申请退款时,退款界面的提示文字是“如果商家逾期未处理,退款申请将自动达成并退款给你”,几天后,退款不仅失败,提示文字还变成“如果特殊情况下退款申请失败,请联系商家处理”。

天眼查APP显示,最美黔运的运营主体是贵州最美黔运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有周杰和刘云雷两位股东,二人分别持股60%、40%。蹊跷的是,酒水产品销售直到2020年4月16日才新增。2020年10月15日,该公司还曾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被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0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1.8万元。

这样的公司为何能在有赞平台上开店?这与有赞的定位不无关系。作为saas服务平台,有赞不是电商平台,也不卖货,谁想在微信上卖货购买他们的技术服务支持就行,最美黔运就是如此。

公开资料显示,有赞最早成立于2012年,以微信商城起家,服务于大量中小型商家,其创始人白鸦(原名:朱宇)曾先后任职于百度、支付宝等互联网企业。2018年4月,有赞在香港借壳上市,市值超60亿港元,被誉为“微信生态第一股”。而2020年是有赞发展最快的一年。这一年,受疫情影响,更多消费从线下转向线上,有赞是商家迅速转战线上的优先选择。

据了解,目前白酒行业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汾酒等企业的微商城都用的是有赞技术,不过茅台是个例外,至今没有开通微店。有赞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有赞服务商家的年交易总额再创新高,达1037亿元。其股价和市值也一路上扬,截至1月22日收盘,中国有赞股价报收4港元/股,总市值690.40亿港元。

对于此次最美黔运的跑路事件,有赞工作人员表示,贵阳警方已于1月4日对商家进行立案调查,有赞正积极配合警方开展工作。目前案件处于侦查阶段,具体信息以警方披露为主。

1月24日,AI财经社在有赞精选平台上搜索“最美黔运”,已不见其踪影,而当进入“最美黔运”微信小程序,其页面显示,“店铺休息中:很抱歉,本店暂时休息了”,点击查看店铺中的商品详情时,页面则自动跳转为“该页面涉及违规信息,已停止访问” 。

放量的平台,难抢的茅台

最美黔运割韭菜背后,是持续升温中的“全民抢茅台”热。

2020年第四季度,茅台加大了直销渠道的投放比例,宣布以1499元/瓶的价格投放飞天茅台4160吨,按照1吨约等于2124瓶计算,约有883万瓶平价茅台流向市场,占其全年计划的八分之一,几乎是其2019年投放量的1.57倍。

这些直销渠道包括天猫、苏宁、京东等在内的多家电商平台以及商超卖场、国资企业、烟草连锁等领域的优质企业。随后,家乐福、顺丰优选等多个平台也加入平价茅台的销售大军中。

在此背景下,每天定时抢茅台成为不少人的业余爱好和乐趣。毕竟,飞天茅台市场价一直稳定在3000元左右,与之相比平价茅台算得上“真香”。1月15日,AI财经社走访北京多家烟酒超市均表示,散瓶飞天茅台售价在2750元到3100元不等,整箱则在3300元/瓶到3500元/瓶不等。

并且他们还表示,能回收飞天茅台,散瓶飞天茅台的回收价在2100元到2350元不等,整箱的可以达到3100元/瓶。在各种线上回收群中,散装飞天茅台的价格甚至一度喊到每瓶2500元。

据其中一位商家透露,目前消费者通过天猫、京东、苏宁等各种平台抢到的,都是散装茅台。这意味着,普通消费者抢到一瓶茅台,转手卖出,可以赚上600元到1000元不等,堪称“暴利”。

在“撸茅”大赛中,越来越多的人跃跃欲试,然而“抢不到”依然是绝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甚至有消费者形容,堪比春运抢火车票。因为在抢到即赚到钱的背景下,飞天茅台的抢购难度也在升级,不少平台设置了重重“门槛”。

自带慧眼的电商平台和直销商家们早早发现了茅台的重要价值之一——流量。于是,1499元的飞天茅台顺理成章地成为平台们拉拢新客、促进销售的手段,最不济也要助力平台收割一波流量。

高喊着“防止黄牛‘钻空子’”以及“让消费者买到平价茅台”口号,平台们纷纷设置起游戏规则,一大波奔赴而来,想要参与游戏的抢购者们只能选择接受——闯过预约、抽签、限购、会员、积分、消费金额等重重“门槛”,才能获得一个参与抢购的机会。

京东、国美、网易严选等玩的是会员和限购。以京东为例,要想获得抢购飞天茅台的机会,必须先开通每年149元的PLUS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而在成为PLUS会员后,就具有了预约和抢购的资格,每天上午十点开抢,但每次仅可购买1-2瓶,30天内最多购买两瓶。

红旗连锁、华润万家等玩的是积分。而物美、大润发、小米有品等商超渠道和平台,条件更为苛刻,往往需要花费几千元的真金白银才能获得抢购资格。

相比之下,唯一无门槛的是天猫超市,每晚20点开抢,所有用户均可参加,并没有会员、积分等硬性要求,仅有一个90天内同一人限购两瓶的规则,但抢购人数众多,“手速”必须快。

尽管门槛重重,消费者的抢购热情依旧不减。在1月22日最新抢购页面上,苏宁、京东的预约抢购人数已分别达到了59.69万人、127.77万人,京东平台的预约人数更是赶在最后一秒暴涨约8.27万人,远远高于当天茅台的投放量。

多方平台的持续加码和平价茅台的极致诱惑下,抢茅台最近一两个月被炒得火热,越来越多的人奔袭而来。不过,雄心勃勃的撸茅大军浩浩荡荡地来,只有少数人是幸运儿,大多数人大失所望而去,甚至为此搭进去不少会员费和精力。

AI财经社加入的十几个微信群和QQ群中,“秒无!”“进不去页面”“抢不到”等对话群友们每天都要吐槽一遍。还有网友感慨:“不知不觉在京东上居然花了快6万元,一次都没抢到”“陪跑3个月”“一瓶都抢不到”等。

而若以“XX平台+茅台”作为关键词在第三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更是能够看到不少“粉转黑”“路转黑”的情况。

有消费者表示,自己在国美APP上购买了价值99元的年卡会员,但到了平台宣传的充会员可以抢茅台的抢购时间,却发现系统一直处于崩溃状态,自己连抢购页面都进不去,因此怀疑国美“虚假宣传,骗取消费者的会员费”。

据天猫投诉显示,截至1月22日,标记为“国美茅台”的投诉量有近2771条,“京东茅台”“网易茅台”“小米有品茅台”“华润万家茅台”等为关键词的投诉亦不在少数。

谁在收割韭菜?

在这场拼资格、拼手速,更考验运气的全民抢购茅台的热潮中,一部分人在平台设置的游戏里被“割了一波韭菜”后,黯然离场,更多的人则选择继续留守。

但闯过平台设置的重重“门槛”才获得的抢购名额,在真正使用起来时,也并非绝对“公平”。

据一位烟酒超市店主向AI财经社透露,电商平台飞天茅台秒光背后,有很大一部分货源流向了黄牛,“他们用专门的外挂软件抢,一个软件被打掉了,另一个又出来了,有人专门研究这个,所以说咱们普通消费者很难抢到,假如平台放出1万瓶,普通消费者能抢到3000瓶都算高的。”

虽然70%流向黄牛无从核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围绕“抢茅台”这件事情形成的一条完整产业链里,“外挂软件”确实存在。虽然效果未知,却并不妨碍其商业价值的形成——在“一瓶难求”的大背景下,部分消费者开始试图寻求抢购捷径,抢购软件和代抢服务等的商业价值和市场应运而生。

“科技车撸茅台”“代拍京东,350一瓶,稳定下车”“接大润发代抢,实力外挂,稳定出单”“淘宝0.01秒抢购茅台软件,包教会20元”“自动抢茅台软件,好用不麻烦”……在与茅台相关的百度贴吧、微信群及QQ群,类似的广告随处可见,甚至还有卖家专门以“茅台自动抢购软件”“茅台代抢”“网赚抢茅台软件交流”等作为群名,建起了专门的服务群,向群成员兜售抢购软件和代抢服务。

宋渡原来是个收酒商人,最近在抢购风潮的影响下,也开始做起出售抢购软件和代抢服务的生意。据他介绍,自己售卖的软件有两种,一种效率高些,大概1至5天左右可以抢到,售价500元;另一种则差些,售价300元,也能抢到,只是在抢到的时间上要长一些。

“京东、天猫、网易、苏宁都可以抢,只需要提前把软件打开,把时间设置好,再进入这些要抢购的平台,时间一到,软件就会自动开抢,只要你号没问题,都能抢到。”宋渡表示。

而如果要买代抢服务,则需要提前支付350元/瓶的代拍费用,并向其提供对应的电商平台账号及密码(或验证码),最终由他操作软件进行自动抢购。“包抢到”,宋渡承诺称,前提是买家提供的账户必须符合电商平台的抢购茅台门槛。

至于自己为什么要将这样一个“致富”利器拿出来售卖,宋渡解释称,“因为很多平台一个号每个月只能抢几瓶,所以连我自己也都在收号抢,一般一个月能抢到20多瓶,一瓶赚个900块左右”。

据他透露,所谓的“收号”,即以70元/天的价格,租用一些已经满足平台抢购门槛的账号抢购茅台,“号优质率高的才收,要他以前开过会员,要不然不管是让他现开,还是租过来后我自己开,都太亏了,不合算”。

另一位软件卖家则表示,自己的抢购软件售价50元,可以适用淘宝、京东、苏宁三个平台,作用主要是比手快,但不能保证一定抢到,“能保证的,自己都去抢了,还卖什么软件?”

而为了增强相关商品和服务的可信度,尽管喊出的价格不同、给出的保证不同,卖家们都会在自己的朋友圈或者QQ空间等社交平台上晒出各种客户下单、成功拍得茅台等的截图和视频,以此证明“战绩”。

但软件和相关服务的效果到底如何,在真正抢到茅台之前,显然难以下出判断,也因此,在这一业务市场,往往真假混杂,骗局横生,想抢茅台的撸茅党们,往往还没从被电商平台收割一把的心酸中缓过神来,就又一不小心被卖虚假外挂的骗子收割了一把,撸茅不成,反成“韭菜”。

然而,这依然没有阻挡住撸茅台党的激情,以AI财经社加入的一个名叫“北京茅台交流收货”的QQ群为例,1月15日,群成员数为1320人,到1月22日,已经增长到1831人,一周内暴涨超500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立、赵齐、孙吉、宋渡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