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猪圈的人把钱挣饱了? 牧原股份财务数据遭质疑

  • A+
所属分类:篮球公园

万万没想到,“牧原股份的猪圈是否真的值钱”成为上周末资本市场最热门的话题。3月13日早间,拥有8.8万粉丝的雪球论坛“大V”“天地侠影”突然发表了《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对A股生猪养殖龙头牧原股份(002714,SZ;前收盘价107.67元)提出多项质疑。这些质疑集中在公司少数股东ROE(净资产收益率)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实际利润被控股股东旗下的建筑公司获取等。这篇文章在牧原股份雪球论坛引发巨大争议,诸多投资人下场激辩。其中支持“天地侠影”者有之,反过来质疑其不懂养猪行业的人亦有之,“天地侠影”也持续发言回应,论坛乱成了一锅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针对牧原股份大存大贷等财务问题的质疑并非首次出现,之所以此番引发巨大反响,或与“天地侠影”的身份有一定关系。2013年下半年,“天地侠影”曾在网络上发文质疑广汇能源造假,引发巨大关注。不过,此后“天地侠影”以“损害商业信誉罪”被判刑。据媒体报道,“天地侠影”一直拒绝“认错”。

投资者在论坛吵翻了

雪球是较为知名的投资者交流社区。在发布于雪球的《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中,“天地侠影”指出,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几乎与销售收入相当,而其他几家猪企要低很多。他认为:“去年以来,牧原养猪未必挣到真金白银,但是盖猪圈的人,肯定把钱挣饱了”。

“天地侠影”质疑的重点在于牧原股份少数股东ROE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比如,牧原股份2020年三季报显示,其归母股东权益合计为438.3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09.88亿元;同期,少数股东权益为149.78亿元,少数股东损益为20.94亿元。在“天地侠影”看来,这些少数股东在同上市公司做不挣钱的合伙生意。

“天地侠影”还陆续发言,质疑牧原股份与关联企业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原建筑)之间的交易。“四面墙,一个大顶棚,建筑费用还真不低,高档精舍呀”,暗指牧原股份向牧原建筑支付了大量建筑费用。另外,“天地侠影”还指出,牧原建筑近几年的净利率极低。其中,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高达78.79亿元,但净利润只有242.89万元。

“天地侠影”的真实姓名为汪炜华。1995年,汪炜华赴澳大利亚留学,取得墨尔本大学通讯专业的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后来辞职专业从事股票投资。

记者注意到,“天地侠影”在雪球论坛上十分活跃,近年来持续发表其对个股以及资本市场的观点。基于“天地侠影”的过往经历,叠加牧原股份本身的关注度,相关质疑在牧原股份乃至整个雪球论坛引发了一场惊雷,赞同者有之,质疑“天地侠影”逻辑和研究水平的也不在少数。投资者在评论区的各种激辩十分精彩。

有投资者进一步指出,牧原股份IPO的审计会计师经手了已退市的雏鹰农牧,而雏鹰农牧的财务问题也曾被质疑。在这位投资者看来,牧原股份的确有存贷双高、“秒杀”其他行业的净利率、景气猪周期疯狂扩张等疑点。

“牧原股份在2020年肯定是赚了钱,但是三季度末货币资金225亿,短期借款152.5亿,长期借款83.29亿,应付债券15.92亿,货币资金小于短借+长借+应付债券,这里面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的。”有投资者如此说。

还有投资者指出,牧原股份与集团下属建筑公司存在大量关联交易,而建筑公司将利润控制在微利的情况十分离奇。但也有投资者认为,建筑企业不在上市公司体系,不能享受免税,利润做低可以理解。

论坛里,支持牧原股份的投资者亦有发声。“牧原股份生猪产能处于快速扩张期,大量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公司的固定资产增速大并不奇怪。”有投资者称。

另有一位自称是注册会计师的投资者表示,相较于温氏股份(300498,SZ;前收盘价17.38元)等,牧原股份采用垂直一体化大规模自养猪模式,其固定资产比上营收自然远远大于同行企业。该人士还整理了牧原股份近年来的财报称,牧原股份的多数非全资子公司基本上都是和信托一起合办的,信托需要做到旱涝保收,类似于债券或者优先股。

“如果我给牧原股份做融资,我只会引导信托资金增资那些新筹建的猪场,这样一年、两年时间(信托存续期)信托到期需要退出后,猪场还未出栏没有积累利润,回购跟评估公司、审计都比较好沟通,评估价造成本金加利息就可以了,直观的结果就是少数股东权益看起来回报率很低。”有投资者表示。

公司曾称不存在明股实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牧原股份少数股东ROE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的情况,投资者其实早有关注。2020年7月,有投资者询问牧原股份,该种情况是否为公司明股实债进行表外融资,并询问公司通过华能信托进行的百亿融资是否为明股实债。2019年11月,牧原股份曾宣布,公司拟与华能信托合资设立经营生猪养殖项目的标的公司。未来1年内,华能信托投资总规模预计不超过100亿元,牧原股份投资总规模预计不超过110亿元。

当时,牧原股份回复称,公司不存在明股实债情形。华能贵诚为公司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公司与华能贵诚合作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投资生猪养殖项目,有利于进一步扩大生猪养殖规模,进一步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此后,投资者对此也偶有提问,而牧原股份基本以“少数股东为公司在子公司层面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是双方基于对行业长期发展的共同判断进行的投资。此举有利于进一步扩大生猪养殖规模,进一步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和盈利能力”等说辞作答。

从财务上讲,少数股东权益和少数股东损益的确是“妙用无穷”。A股过往的财务造假案例便有通过操纵少数股东损益调节利润(如乐视网)。但正如一些投资者所说,企业的财务报表需同其产品特性和公司经营模式结合研究,企业行业众多,各有差异,不能一概而论。

一些投资者认为,针对上市公司财务的质疑不应该沦为“口水之争”,而是要有更严谨的调查以及更详细的证据。有投资者表示,“大V”应该深入了解,养猪行业在非洲猪瘟下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革?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为什么牧原股份能养好猪?而不应该起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基于一点财报数字就大肆质疑。

而在“天地侠影”支持者看来,投资本就该有质疑精神,如果是真金不会怕火炼,“上市公司财报本来就是拿来质疑的”。

日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有投资者向牧原股份提问:请问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生猪成本结构里,仔猪的出生成本(祖代猪、父母代猪的折旧、断奶前死亡仔猪)以及育肥过程死亡的商品猪成本,这些是如何反映的,与成本结构的子科目如何对应?

对此,3月14日,牧原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称,公司成本采用平行结转法核算,生产成本中与养殖直接相关的成本计入原材料,折旧等对应科目;管理费用、制造费用等计入其他费用。

(原标题:盖猪圈的人把钱挣饱了? 牧原股份财务数据遭质疑)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